中华民国三十六年七月七日

今天是我们七七抗战十周年纪念日,我觉得对抗战胜利以来我们国家局势的变迁和民族整个的危机,以及同胞们祸福利害的关键有向我全国同胞郑重说明的必要。

我们对日抗战的目的,原在于捍卫国土,收复东北,保持主权和领土的完整。东北的主权和领土行政一天没有恢复,便是抗战的目的没有达到,我们为抗战而牺牲的千万军民的英灵就无由慰借,这完全是我们后死者共同的责任。大家都知道:在日本投降以前,东北是没有共军的。及至国军进入东北,接收领土主权的时候,在这一年半中间,共军竟对国军先后发动了五次的攻势,围攻政府已经接收了的地区,割裂东北的土地,屠戮东北的人民。最近国民参政会的和平建议,共党的反响,首先是经过他宣传机关的谩骂诬蔑,接着便在关内外发动疯狂的攻势,来作事实上的答复。特别是他这次对东北的攻势,规模之大,前所未有。五月初旬以来,他发动了三十万以上的兵力,向各重要据点,作猛烈攻击,最后把攻击重点集中于四平街,以十倍于守军的兵力,展开了十八昼夜惨烈的攻城战,卒赖我将士继续对日抗战的精神,对来犯的共军,以歼灭的打击,而粉碎了他包围长吉、夺取沈阳的企图,使东北战局得到一个成败的转捩点。但是中共毁灭祖国一贯的阴谋,决不会从此罢手,所以东北的危机,并不能说因四平街的胜利而根本解除。中共是怎样的进入东北?他在东北参加叛乱的部队,又是怎样编组成立的?这都是尽人皆知,很明显的,中共是继承了帝国主义者日本和伪满汉奸的衣钵,他正在执行帝国主义者日本灭亡中国所未曾贯彻而遗留下来的毒计,不许我中华民族恢复东北的主权,不让我们中华民国享有领土和行政的完整,而且他到今天还在利用敌军日本残余的部队,带领了他们来蹂躏我们中国的土地,残害我们中国的人民。中共这种倒行逆施丧心病狂的作为,比之历史上任何流寇盗匪都要凶残,他的居心比之中国历史上所有汉奸傀儡,都要狠毒。同胞们须知中共这样的军事叛乱,就是要分裂我们整个中国,断送我们整个民族,他必要使我们民族的精神和固有的道德,消灭净尽,使我们神明华冑生生世世,永远沦为奴隶牛马,不能保有独立自由的人格。这种破坏人性、灭绝人伦的兽行中共,如果任其继续存在,那我们黄帝子孙,便要受到最近亡国各民族一样的集体杀戮,集体放逐与永远奴役的惨祸。

我们国民革命的目的,是要建立一个独立自由民有民治民享的三民主义新中国,而建国的工作,必以国家的和平统一为前提。但是和平与统一是不可分的,统一与民主自由是不可分的,统一与人民幸福,更是不可分的。国家如果不能统一,则一切建国理想都成空谈,民族民权民生主义就都无法实现;人民在地方被蹂躏,经济被割据,生产被破坏,交通被阻断的状况之下,决不能享受水准以上的生活。同胞们必能回忆,「大战甫告终结,内争不容再有」,这是我在胜利以后对共产党所发的真挚的呼声。任何有责任心的政府以及有爱国心的人民,断不愿在大战后疮痍满目之余,使国家与人民重陷于战祸的痛苦。我们当时只希望共产党遵循民主的途径,像英美各民主国家的共产党一样,以和平合法的政党,来争取选民。所以十年以来,尤其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,政府对于共产党始终是苦心忍让,委曲求全,只希望共党不破坏统一,不拥兵割据,不推翻国本,不斫丧民命,一致为和平民主建设而奋斗,政府都可尽量容纳他们的意见。但是任何的商谈协议和调处,终不能消弭他们叛国的祸心,终无法感召他们为国家前途和民生痛苦而觉悟。中共一年多来的主要行动,无不集中于破坏交通,破坏工矿,而且到处破坏奄奄一息的农村。政府每一次呼吁和平,每一次颁发停战令,只能助长中共更进一步的扩张和进攻,只能增加国军前线的困难,只能增多忠勇将士和人民的牺牲,也只能把匪患扩大,战祸延长,使以后社会复兴重建的工作,比以前更陷于艰难无比的困境。到了现在,我全国同胞,可以明白认识共党是「本性难移」,绝对没有悔祸的诚意,是决定要叛乱到底的。它的野心阴谋非断送国家,贻害世界,是决不会停止的。我们如不能举国一致,洞察奸谋,抱定决心,戡平叛乱,那不只民生日益凋敝,而整个国家,也要被他割裂断送,沦胥以尽了。

中共在抗战结束后公开叛变,本来是他们早已预定的步骤。当我们抗战胜利之时,它就在佔领区内公然的发动其所谓「参军运动」和「社会斗争」、「民众清算」,以强暴和劫持的方式,专以残忍的杀戮立威。上至老妪,下至童稚,一粟一布,不容保留,一草一木,都被劫夺为他叛国的暴力。佔领区内所有壮丁,不随他为匪,就别无生存之途,稍有违抗就凌割活埋,实行他所谓「一人逃亡,全家处死」的暴刑。佔领区内成千成万的同胞,就是这样的被中共驱迫着作了他们叛国害民的牺牲品。

但是在我们后方的,尤其是在华中华南各大都市,还有许多人没有认识国家民族的根本危机,没有看清中共穷凶极恶的暴行,或徼幸姑息,或苟且偷安,不知道我们后方同胞,今天尚得保持其经常的生活方式,全赖我们为剿共救民而牺牲的国军将士,在前线奋斗阻遏之力,否则就早已陷入华北东北中共佔领区内民众一样的悲境。因之我们如果今日削弱了国军,就是动摇了全国人民的基本生存权利。正因为我们后方同胞,还不能明察这种祸福利害的事实,于是中共就利用社会上苟且偷安、因循姑息的心理,指使其反动工具,提出「反对征粮」、「反对征兵」、「反对内战」等各种口号,来颠倒黑白,麻醉人心,蛊惑社会,摇动国本;使我们的人力物力乃至精神的力量,都不能集中应用到剿共和建设的工作上去,坐视中共暴力长大,叛乱因而蔓延,追本溯源不能不说是我们社会人士中了中共反宣传的毒计。要知道中共为了遂行他背叛国家民族的阴谋,首先他必须闭塞我们同胞的耳目,麻醉我们同胞的良知;中共的目的就是要使我同胞对于民族大义,完全不明,对于国家危亡,视若无睹,甚至对于自身祸福,与永久利害,亦茫然无知,由此丧失了自强自立与独立自主的信心,无形之间成了中共精神上的俘虏。今天社会上是非不分、利害不辨的这种麻痺状态,正是中共所欲造成的。这正如古语所说,燕雀巢于危幕之下而不自知其危;实际上复巢之下,决无完卵,同胞们今天的袖手旁观,就是他日的束手待毙,待到像中共战领区同胞那样已入陷阱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的时候,虽欲后悔也已无及了。我们国家和全国同胞的命运,实际已临到了这样严重的危机,我怎么能不负责明告唤起全体同胞一致的警觉。

同胞们!要知道现在我们中国摆在面前的,只有两条道路,我希望我们同胞,立刻有所抉择:一条是因循贻误,袖手旁观,坐待中共宰割蹂躏,使整个国家和四万万五千万同胞,沦胥陆沈以亡的道路。一条是正视事实,认清祸福,明辨利害,自立自强,一致奋起,肃清匪患,救国自救的道路。我们究竟还是共同一致,全力戡乱,保持国家领土主权,完成统一,以期达到民主自由的目的呢?还是坐视共军猖獗,叛乱蔓延,让自己的家乡被劫夺,家族受凌辱,子弟被驱迫做卖国的工具,而最后断送了国家命脉呢?我们全体同胞,要想想东北华北遭受中共祸乱的同胞,所过的是怎样的日子?在东北经过了十多年沦亡奴辱的苦痛,而胜利所带来的,乃是中共的恐怖压迫,劫夺屠戮,代替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强暴统治。至于华北各地,在抗战期间,牺牲最大,受苦最深,在抗战胜利后,许多地区的同胞,喘息未定,又遭到中共的侵入,重新堕入黑暗的深渊。最近中共在各地所发动的攻势,都是中共驱逼其所谓「民兵」在前,大车骡马在后,凶锋所过,裹胁掳掠,鸡犬不留,有过于抗战时期敌人的三光政策;每逢中共侵佔了一个据点,则成万的民众只有抛弃一切,冒着危险,向国军阵地后方来归,其呼号怨愤之声,极人间之惨事。我们后方同胞,和他们都是一脉相承,同气连枝的兄弟,对于他们的命运,怎么可熟视无睹?对于他们的灾难,怎么能不急起直追的赶速拯救?并且中共的全面叛乱,是以灭亡整个中国,奴役全体同胞为目的,我们如不能万众一心,剿共戡乱,则今天东北华北陷共区域同胞惨无天日的生活,就是我们华中华南同胞们不久将来的生活写照。我们复员未竣,阻碍迭乘,我深深知道在我们收复区内,一般同胞生活的艰难,尤其是农村农民的困苦,不堪言状;但不论如何,比之受赤祸区域的同胞,生活行动,精神物质,同受剥夺沈沦之痛,乃至一呼一吸,一言一动,都被压迫胁制,父子夫妇之间,也要互相提防,不敢倾诉痛苦的悲境,究有天渊之别。可知今天我们全国军民同胞的戡乱剿共,不但是拯救中共佔领区同胞,实在就是自救自卫。如果在中共的企图已经这样明显的时候,还是因循却顾,冷淡旁观,任令中共蔓延猖獗,而还不能对国家对同胞负责尽职,努力奋起,遏灭叛乱,那便是甘心断送自己的身家性命。何况我们经过八年坚贞卓绝的抗战,受尽了万苦千辛,牺牲了千万军民的生命,如果任令中共,得逞他幸灾乐祸的阴谋、叛国殃民的野心,毁灭我们全国军民抗战光荣的历史,替日本帝国主义者执行其灭亡中国未完的工作;那我们抚心自问,又何以对自身当时奋起抗战的初衷,何以对无数殉难军民先烈的英灵。

所以今天的戡乱剿共,是为了国家最高的利益,也为了人民的基本生存和民主自由的权利而与中共奋斗。这和对日抗战神圣的意义,并无二致,换句话说,今日剿共工作就是继续对日抗战未完的任务;也正如我对同胞们所说的要确保抗战胜利成果,获得国家民族真正独立自由所必须经过的奋斗。我们国军将士,前仆后继,英勇惨烈的牺牲,应与抗战先烈获得同样崇高的尊敬。而足食足兵,充实前线军事,乃为我四万万五千万同胞每一个人无可旁贷的义务。在救国保民的意义上,不论任何地域,无分前方后方,都是休戚相关,存亡与共的。我要严正的昭告我们同胞,从最近东北战役中,可以看出中共野心完全暴露,国家危机日益加重。因此,大家不能再存任何侥倖苟安的幻想,不能再有置身事外的态度,必须急起直追,统一意志,集中力量,军民一致,加强剿共实力,加强建设工作,为国家扫除这一个百世的祸根。我们要以抗战时期同样的精神,实行全体总动员,并且要格外振奋,格外严整,来改正抗战时期所发生的缺点。我们要毫无疑迟毫无保留的贡献一切人力物力和生命,共同努力于救国家、救同胞,戡乱定变的战事。如此,才能保障对日抗战胜利的成果,国家才有独立自由,社会才有重获安全的希望。

同胞们:国民政府业已下令实行剿共总动员了。这次总动员最重大的意义是在唤起全国人民的警觉,统一全国人民的意志,集中全国人民的力量,我们要号召全国爱国民众一致奋起救国自救,政府一切措施,必循法定的轨辙,而且完全信任我们同胞的爱国良知,使全国同胞,在民族大义之下,自动自发的报效国家。但是我们国民,必须人人爱国自爱,遵守国家的法律,竭尽国民的职守,对于与剿共有关的任务,都要踊跃仗义,悉力以赴;无论一言一动,都要裨益剿共与建设工作的进行。社会上有地位的各界领袖,更应首先急公赴义,为天下倡。我全国青年们是国家民族命脉所寄讬,尤其要明辨是非,认定顺逆,发扬国家意识,保障民族生命;如果青年们甘心为中共作工具,不惜使国家沦亡,民族灭绝则已,否则大家应人人自认为黄帝的子孙,中国的国民,为中华民族求得独立生存,使自己将来能发挥自主自由的思想,不受中共的摧残压迫,那就要立定决心共赴国难,求学的专心求学,为农工商的,要努力生产,增加国力,各守岗位,各尽职责,使后方社会秩序绝对的安定。我全国同胞,尤其要知道中共的全面叛变,和他彻底破坏社会秩序,是互相呼应,互相配合的。自从我们对日抗战以来,中共始终一贯的对政府抗战建国的工作,肆意作诬蔑诋毁的宣传,其目的就是要离间我政府与国民的关系,分散我中华民国整个的力量,贬损国家的地位,抹煞我全体军民抗战的历史,减低我人民救国的信心,沮丧我人民爱国的意志。他们不仅在学校、在社会、在工厂、在经济界,造谣挑拨,扰乱破坏,他们并公开宣称这种扰乱破坏行为,是他叛乱的「第二道战线」,而以军事叛变为他「第一道战线」,两者互相策应,既可以军事影响社会,更可以后方影响前线,这是何等险毒的阴谋,我不能不唤起大家及时防止。我可以向大家申言,政府这次实施总动员,一切必照法定的范围,对于人民的基本权利,各级军政机关,自必一体尊重;但是对于不顾国家危机,不守民族大义,甘受中共乱国殃民的指使,参加其「第二战线」的工作而有扰乱秩序危害治安的行为,则政府为国家存亡与人民祸福计,自不能姑息养奸,必须负责取缔,依照法纪予以处治。当此剿共军事积极展开,前线将士浴血奋斗的时候,凡我爱国同胞,务必万众一心,团结一致,认清目标,积极努力,乃可以加强军事力量,缩短战祸日期,及早达成戡平叛乱的目的。政府对于当前时局的决策,已见于国务会议的决议,这次的总动员,不仅为争取胜利而动员,也为了求取国家改革与努力建设而动员,因此我更要为我同胞指出下列的两点。

第一、我们要致力完成建国的工作。我们今天当然要集中力量,加强军事,戡平叛乱,实现统一;而一面亦要努力建设,增进生产,来打破中共妨碍建国危害民生的阴谋。尤其我们实行宪政与推进民主的工作,决不因剿共军事而稽延。中共高呼民主,而反对宪政,拒绝参加国民大会,尽力破坏建国程序的进行,这就可以看出中共是根本不愿中国有宪政,根本不愿中国实行民主,根本不愿中国完成生产建设的。如果中国实行了宪政,他就要在宪政之前,解除其私有的武装,丧失他叛国的根据;如果中国走上了民主的大道,由人民起来作国家的主人,则他们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独裁的恐怖政策,在人民大众的公意之前,就无法行使其欺骗与压迫;而且中国一旦实行宪政与民主,完成经济建设应有的工作,他就不能制造社会的混乱与经济的恐慌,就无法凭借人民的饥饿困乏,以遂其建立苏维埃政权的阴谋。所以我要正告我全国同胞,正告全国真正为民主自由与建立现代国家而努力的同胞,我们要实现民主宪政,完成建国工作,必须剿除这个与民主自由及复兴建设根本不能兼容的中共武装集团。同时正因为要使中国脱离了恐怖主义,制造混乱,制造饥饿的魔爪,我们更应该急起直追,完成宪政准备,实行民生主义,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,改善人民的经济生活,绝不能丝毫动摇我们一贯的信心,松弛我们应有的努力。

第二、我们要全力促进国家的改革与进步。我们现在一面要执行剿共战事,一面就要改革内政。我不讳言政府的本身,存在着种种缺点,而我们社会亦存在着许多弱点;经过八年艰苦的抗战,接着就有中共叛变的祸乱,使政府与社会不遑喘息,治标治本,难于兼顾,国力民力更加疲敝,战后各种缺点弱点更形显露,以致人民痛苦日益加深,整个民族意志分散,如果政府不能断行改革,力求进步,我们国家就无法存立于当代的世界。因之我们政治、经济、教育、社会,各方面的改革,决不能待剿共军事结束,而应该立刻开始实行,我们要从彻底的改革中间,充实国家的力量,解除人民的痛苦,统一政府与人民的意志,以突破国家当前所面对着的国难。我们同胞,对于政治经济的缺点,和民生痛苦的所在,凡有意见贡献,政府无不竭诚采纳,努力改正;对于各级政府施政上的错误,更望指明事例,剀切举发,俾资切实纠正。我们这次实行总动员,就是要集合政府与人民的力量,一德一心,自反自觉,来刷新政治的积弊,割除一切妨害国家进步的阻力。所以我们总动员的意义不是消极的而是积极的,不是局部的而是全面的;不是片面的责成人民,而同时也是鞭策我们各级政府和各地社会的进步和建设。中正许身革命,一贯为挽救国家危亡而奋斗,为实行三民主义而奋斗,为统一建国与实现民主宪政而奋斗,个人的成败得失,毁誉荣辱,都非所计;我所可揭示于我同胞的,只有救国救民的一片耿耿忠诚;我决不能辜负国父与革命先烈,决不能自背革命救国的初衷,决不能辜负八年抗战患难与共的军民同胞;我必竭忠尽智,以保持我们抗战胜利的成果,任何妨害我们主义实现,破坏我们国家统一,阻碍我们国家建设与进步的敌人,我誓必领导我全体同胞生死不渝,始终一致的奋斗到底。

我全国同胞们:到今天七七抗战神圣纪念日,我要求全国同胞重振我们抗战时期举国一致奋勇迈进的精神,而坚定我们对于扫除建国障碍,完成建国大业的信心。我在抗战胜利时,早经宣示我全国同胞:「我们战后复兴建国的任务,比之战时更要十倍的艰钜」。以我们中国近百年来遭受内忧外患的深重,以我们国家社会基础的薄弱,要造成一个富强康乐独立自由的新中国,本来不是旦夕之间所能期成的事。但是我们国家历史这样的悠久,人口这样的众多,民族德性这样的优秀而坚忍,我可以断言任何顽强的阻力,决不能妨碍我们国家的复兴。只要我们同胞以抗战期间同样的决心和忍耐,一致奋起,积极努力,则中共的叛乱,必能于最短期内,予以戡平;我们克服了这一个最后困难扫除了这一个最大障碍之后,国家民族就可进入于光明灿烂的坦途。所以我们同胞,切不可为中共虚伪的宣传所迷惑,不可因当前局势的艰难而灰心丧志以动摇其自信。我愿同胞们无忘当时「抗战必胜」的誓愿,坚定我们「建国必成」的信念,发扬抗战胜利的伟绩,突破一切的艰难险阻,肃清中共扫除赤祸,以完成建国的大业,而安慰我们为抗战与剿共而牺牲的军民先烈之灵。

抗战建国十周年纪念告全国军民同胞书——蒋中正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